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除了他我们谁都不认(正牌天王孩子们却不认识)
除了他我们谁都不认(正牌天王孩子们却不认识)

导演宁浩此前在电影节上语出惊人,“四大天王应该也算是流量”。

如果把四大天王也视作“流量明星”的话,那么四大天王跟时下活跃的流量偶像之间还横亘着一道鸿沟。

很显然,这道鸿沟是老牌天王们用实力、作品、口碑打拼出来的。至于后来的流量明星们能不能逾越这道鸿沟,如今还是未知数。

四大天王的影响力力压TVB、飞虎队、港姐选美和维多利亚湾,远超娱乐范畴成为香港文化符号之首,造就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神话。

红到街知巷闻的四大天王,难免也有沦为“时代的眼泪”的时候。

一个香港街头的随机采访中,记者指着黎明的照片问:知道他是谁吗?

被采访的00后女孩,对黎明、郭富城等老牌天王的照片一脸陌生、连连摇头称不认识。

当然,黎明和郭富城一点都不用为此感到羞愧,因为换作是刘德华和张学友,年轻的小朋友照样不认识。

街头采访中,又问到“四大天王是哪几位”,被采访男生将成龙的名字都列了出来。

这种送分题也能答错,对此有网友表示可以理解,“00后”不认识半退休的四大天王也正常。这要是问内地的00后“崔健、窦唯干嘛的”,说不定他们也一样会摇头困惑。

但反过来想,现在00后都在追什么?放眼当下《乐队的夏天》《明日之子乐团季》《中国新说唱》等音综,各类型节目背后,反映当代年轻人多元个性的听歌喜好。

另外还有00后现身说法,表示自己对欧美音乐更感兴趣。

也有个体案例表示,如果音乐有鄙视链,欧美、K-POP是其心中流行,而华语音乐居于鄙视链底层。

不得不说,包括港乐在内的整个华语乐坛,上一代人是爱之真切,但对于现在年轻人的影响却让人心头五味杂陈。

不必细数整个华语歌坛的发展脉络,仅回顾四大天王和香港乐坛昔日的黄金时代,就心生无限感叹。

香港四大天王,指的是刘德华、黎明、张学友、郭富城四人,堪称九十年代香港最火的明星。

一句“难道你比黎明还要红?”,成为当时口头流行语。

郭富城是伴舞出身,凭借一条机车广告,翻身成为引领发型潮流的“亚洲舞王”。

“歌神”张学友,本人自称“爱唱歌的神经病”,但这个说法就像学霸说自己考砸了一样。

刘德华则“大众情人”形象不倒。台湾媒体搞的 “十大最受欢迎偶像”,刘天王连续六年拿下第一。

包括四大天王在内的一众香港明星,是九十年代香港娱乐文化的巅峰。

回顾那个黄金年代,有韩国人说:张国荣、刘德华、周润发、成龙、王祖贤、张曼玉、林青霞、邱淑贞等港星,曾是无数韩国人青春记忆。

那时港星去韩国拍广告,还把人家濒临破产的企业救活了。

这里说的便是张国荣,当年他代言一款韩国巧克力,促使销量暴涨300倍。

有了前辈张国荣“探路”,后有四大天王登上“华流快车”。

他们先在本土站稳脚跟,因谭咏麟张国荣退出乐坛,成功赶上巨星空窗期。

1992年,媒体用“四大天王”来称呼刘德华、张学友、黎明、郭富城4人。由此开始,四大天王多点开花,魅力辐射整个大中华娱乐圈。

前有张国荣救活了企业,后有黎明影响一代韩国女性审美。

然而2000年后,韩国人心中香港巨星似乎仍停留在老一代港星;中国歌迷眼里的韩国偶像,却日新月异,频繁更新。

李贞贤的韩流舞曲,一度成为香港歌手人气拯救必备。郑秀文《独家试唱》《眉飞色舞》歌曲,均翻唱自李贞贤。

2005年,《大长今》创造收视顶峰。当时,陈慧琳穿上韩国服装,演唱中文主题曲《希望》,迎合了电视剧超高热度。

2010年后,香港成为韩国MAMA颁奖礼常驻举办地。

在韩国本土走红的团体,像早期东方神起、BigBang、Super Junior,到后来EXO、防弹少年团、GOT7,都攫取到超高的人气。

正因经历过从张国荣到四大天王,那个韩流都完全打不进来的黄金时代,很多人在韩流席卷下,成了“时代的眼泪”。

香港作为娱乐文化输出源的过往,在其兴盛衰落的过程中四大天王是个很重要的节点。

有些声音认为四大天王是被包装出来的,在作品实力层面,不能与实力派歌手PK。

可他们垄断各大奖项和销量榜单,促使乐坛偶像化趋势愈演愈烈,是否因而加速了香港乐坛的没落?

只是真等到四大天王时代“落幕”,大家又心生遗憾。倘若1999年黎明没宣布退出颁奖礼,是否能一定程度延续港乐辉煌?至少在年度舞台上,还能上演你方唱罢我唱的盛世景象。

其实,港乐也并没在千禧年立刻没落,世纪之交仍迎来过短暂辉煌。随着四大天王或隐退,或专注电影圈,谢霆锋、陈奕迅、古巨基、许志安、李克勤等一批新老歌手有了出头天。

尤其是当年的“第五天王”李克勤拨开云雾见红日,最为令人唏嘘感怀。

还有杨千嬅、Twins、容祖儿等年轻歌手走红。

当时有多少人意识到,即使新人一时耀眼,也挡不住黄金时代急速流转。

关于香港乐坛的落寞,还有人说是因为人才的“离开”。2000年后的香港乐坛,除了四大天王的“隐退”,还有不少人事变迁。

罗文、张国荣、梅艳芳、黄霑先后离世,是给港乐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。

早就脱离香港歌坛的王菲,在《将爱》后宣布退出歌坛;被誉为“四大天王接班人”的谢霆锋,投身商业和电影。

一时间,乐坛熟悉面孔消失台前,唱片业又在互联网浪潮下遭受重创。新人歌手为扩大发展空间,更多北上投身内地市场。

这也让昔日一堆颁奖礼,陷入“颁给谁”的尴尬境地。

古天乐意外拿下素有“港乐风向标”之称的叱咤乐坛流行颁奖礼的“最喜爱男歌手奖”,唱了“半首歌”得奖的古天乐也有些懵,自己只不过是玩票跟别人合唱了一首歌而已。

词作人向雪怀对此愤愤不平,发博控诉该奖项的颁发,是对所有男歌手最大侮辱。

香港乐坛的失落,歌手的青黄不接显而易见。深层次内部原因,还得提到“过度娱乐化”的产业大环境。

对于音乐而言,原创是生命力所在。但香港乐坛多的是娱乐八卦,缺的是原创风气。

在四大天王走红之初,黄家驹直言香港没有“乐坛”,只有“娱乐圈”,看每年颁奖礼谁当选最佳歌手?是红艺人;什么歌曲入选?全是cover version。

许多耳熟能详粤语经典:李克勤《红日》、王菲《容易受伤的女人》、张学友《每天爱你多一些》、张国荣《风继续吹》、梅艳芳《梦伴》……都是二次创作的“舶来品”。

香港歌坛在吸收外来资源上占据优势,翻红了日本、台湾、新加坡多地无数优秀作品,本土原创音乐却后继乏力。

八九十年代叱咤港台歌坛的王杰在采访中提到,当年去到台湾他才知道,台湾歌手的音乐水准和素养,比香港艺人高太多。

另一位通过台湾歌坛出道,又去香港歌坛发展的天王周华健,凭借唱作俱佳的抗打实力,成为香港媒体眼中的“天王杀手”。

如此看来,再想起何勇那句“(四大天王里)张学友还算是个唱歌的”,更像揭穿整个香港乐坛“虚假繁荣”。

总体而言,四大天王是香港演艺圈黄金时代的象征。四人影视歌多栖,在各领域都有所建树。

然而,四大天王不是足以撼动时代环境的变革者。一味用“娱乐至死”的大环境标签定义他们,全盘否认其成绩作品,是否存在偏颇?

至于他们的存在,让其他歌手出不了头。换角度想,也可以说那才是真百花齐放年代,非金字塔顶端歌手,也有过硬实力和作品。

再用网友的话说,那个年代谁唱歌不好,只是真要比拼高低,在顶峰的能有几个?不是实力问题,只能怪运气和观众缘。

但我们也看到,曾动辄收获几卡车迷妹的四大天王,长江后浪推前浪,被年轻人指着问“干嘛的”,尝到了“缺失观众缘”的滋味。

再看如今天王们没了青春脸,上个新闻也是被数多了多少皱纹老年斑。

当然天王自己也有偶像包袱,像刘德华之前在粉丝群上传没有PS的自拍。无修图中,刘德华肤色显黑,更为衰老。

但没过多久,刘天王就把照片删除,换上精修版本,再度回归“大众情人”形象。

天王没了鲜肉颜,也没了数据。今年六月,黎明发行新歌《顾家》,原本一年不在微博营业的黎明,连发多条歌曲视频做宣传。

可比起小鲜肉们上万转评,黎天王这儿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。

如果说周杰伦还有“夕阳红粉丝团”,四大天王粉丝才到了真佛系的年纪:流行与否不重要,和爱豆走过半生,不离不弃才是珍贵。

既然流行本就属于年轻人,这样想来,00后不认识四大天王更容易理解了:前者追逐当下流行,后者已是年过半百的“过气巨星”,其中存在“时代信息差”。

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偶像。代际间,坚守各自内心的审美喜好。

但就像潘长江不识蔡徐坤,微博评论区沦陷。反过头来,如果因为00后不识四大天王,就对其口诛笔伐,制造撕裂。对比之下又“理智”多少呢?

四大天王的巅峰,终究是过去式。未来可期的是振兴乐坛,让华语音乐重新焕发活力。倘若未来的年轻人连华语音乐都不认可,又怎么欣赏了解过往的天王巨星?

蚌埠市禹会区酒街酒吧  电脑版  手机版  蚌埠市禹会区和顺第九街住宅底商6#106号 商铺